Line工作群组侵犯了你的私生活吗-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6-07

ARESOCIALNETWORKSRUININGYOURLIFE?

这不是《鬼来电》,却比鬼来电更惊悚,它会使妳心神不宁、阖不上眼,就算被窝再温暖,也会忍不住起身打开电脑……要如何摆脱被通讯软体绑架的工作模式?

明明是春光明媚露营天,Emily却在营地里焦急地到处走,拿着手机举高高,好像接收来自外星的讯号。但不论她站在石椅上、爬到树上,那手机就像被宣判了死刑一般,收讯零格。于是Emily在烈日当头之下走了一公里,好不容易手机才终于有收讯了!她鬆了一口气,坐下来,打开whatsapp群组,跟同事们开始线上meeting……。

「週末耶!有甚幺天大的事情,明天再处理不行吗?」大伙问她。「但是公关工作就是这样啊!品牌一出事,主管就要马上召开线上会议,拟好说词应付媒体。」Emily边说边收着行李,準备花个六百元先坐计程车先下山,才有电脑、网路可以发新闻稿。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自从有了通讯软体,Emily的朋友、男友都开始抱怨她加班的状况愈来愈严重。不管是喝下午茶、去夜店喝一杯、到高级餐厅吃晚餐,Emily永远都是低着头,回群组讯息,等到她终于回神抬起头,大家也差不多準备回家了……她当然也曾经试着不管,但只要听到铃声,Emily就会神经紧张,心不在焉,整个人就像三魂七魄被抽去一魄。即使是半夜听到讯息铃声,用枕头摀住耳朵告诉自己不要理,但最后她都还是像梦游一般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,打开手机看到底发生什幺事?甚至还要把主管交代的任务处理一下,这一晚才能安心入睡……。

有这个症头的可不只她。根据Pollster波仕特线上市调网针对上班族做的调查,约有三成受访者曾于下班后收到主管以手机通讯软体交办工作事项,尤其是行销、公关或新闻等需要即时掌握新讯息需求的相关产业工作者,最常在下班后接到:「今天的媒体露出状况如何?」「明天临时要开会,提案早上前寄给我」「通路销售状况回报」等讯息。也造就了一批「无意识加班」的工作族群。这些族群可能有以下的症状:

症状1:连零碎时间也在工作

「无意识加班族」可能会在上大号、坐捷运、吃午餐的时候,才猛然发现:自己正在回公事的Line群组!(或更可怕的,连自己都没察觉。)英国的物理治疗师协会就针对上班族使用智慧型手机、平板电脑的情况,做了一项调查。发现有超过三分之二的被调查者,每天「无意识加班」的时间多达2小时18分钟。智慧型手机也许让妳更有效处理零碎时间,却也让妳成为了工作的奴隶。不仅牺牲了原该喘口气的零碎时间,还模糊了工作和生活的界线,出现成瘾状态。

解决方法:重新找回断线权

德国「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」专家FrankBrenscheidt观察,通讯软体虽然让我们工作场所更有弹性,但若工作量和工时长期增加,却会让妳弹性疲乏。零碎时间能如此充分利用,的确会让人像卜派吃了菠菜一样上瘾,但妳也必须明白长久失衡,将会分散我们对工作的专注力。不妨参考《为生活工作》的记者JoeRobinson的建议,把一週生活做成明细表,记下每天每件事用了多少时间,然后妳的工作时间与因通讯软体而加班的时间模式就会浮现——检视时间分配,提醒自己必须适时地断线,才能避免被通讯软体制约。

症状2:强迫症愈来愈严重

无意识加班的潜在「患者」,许多都是有责任心、喜欢今日事今日毕的上班族。这本来是好事,但由于通讯软体太方便,主管交办事情愈来愈容易,因此妳的今日事往往永远毕不了。

许多上班族明知这些事可以明天再处理,却总是像鬼上身一样,不由自主地立即回覆。心理专家说,这可能是一种强迫症倾向,长久以来,可能会使妳烦躁、郁闷,而老闆也会食髓知味,利用通讯软体使妳隐性加班,形成恶性循环。

解决方法:礼貌性回覆,隔天尽早处理

若大家总像神灯精灵一样,有求必应,就会形成同侪压力。然而对通讯软体装死不理,说来容易,但还是有许多人会担心,若只有自己没回讯,是否会被老闆打入冷宫、成为黑名单?若真无法如此洒脱,妳可以先礼貌性地回覆,并承诺明天会尽早处理。抑或设定轻重缓急,仅处理非立即回覆不可的急件,若非紧急,则留待隔天上班再处理。

症状3:和亲友更疏离

这些通讯软体上的同事们,都是妳与男友、家人、朋友间的「第三者」,当妳习惯性地阅读讯息,很容易就会对目前的对话心不在焉,当大家在欢乐谈天时,唯有妳眉头深锁,失去了私人生活的Qualitytime。

解决方法:设定虚拟闸门

许多德国企业,在工业公会要求下,设置了阻挡邮件用的虚拟闸门,使企业无法在下班时间发送邮件到员工手机。因为他们发现有许多员工在下班后忍不住打开信箱,阅读一封封与工作相关的信件,迫使他们思考工作的事,无法停止。也许妳的公司并没有这样人性化的设计,但妳可以自己设定手机不接收公司邮件,或是为自己设定关门时间,比方说在晚上十点以后,将Line或Whatsapp转为关闭或无声。

Line工作群组侵犯了你的私生活吗?

她们都被Line绑架了……

Milly,台湾知名旅行社/主题旅游部产品行销副理

Q:妳的手机里有几个跟工作相关的通讯软体?

A:截至今天为止共有93个工作Line群组。有的是分享产业相关讯息;有的是晚间或假日公司有实体活动举办时,做即时回报;或隔日临时有会议通知。超过晚上11点发出绝对是常态。

Q:如果下班后收到同事讯息,妳会怎幺回应/处理?

A:所有讯息我都会习惯先浏览,若自己被cue到会放下手边一切事务立即回覆处理,除非当下无法使用手机。

Q:用通讯软体处理工作,对妳来说,有甚幺好处/坏处?

A:好处是能够即时沟通即时处理,因为我是一个害怕状况外的人,这样的工作模式非常符合我十万猴急的火象星座个性;且在Line群组上讨论公事,可以不时穿插八卦、笑点、互相鼓励的桥段,对于神经紧绷的大家确有舒缓提神之疗效。但有时传Line给主管已读不回,会有些许失落感。坏处是容易让另一半起疑、亲友聚会时比较失礼。

Q:下班后收到公事讯息中最夸张的例子?

A:曾在凌晨1:30收到Line会议通知早上8:00要开会的讯息。

Ruddo,资深公关人

Q:妳的手机里有几个跟工作相关的群组? 

A:8个群组。

Q:妳觉得通讯软体的公事群组会打扰到私生活吗?

A:很严重。因为Line免费、有方便,有时临时被交代差事,我就得临托孩子。如果太没原则,就会揽下太多不是自己的工作。曾经有次在群组呼喊时,没人回覆,我回覆了!结果我被迫要加班七个小时。甚至有次在半夜三点依然得跟主管回报工作状况。这样的状况公关业其实不算少见。 

Q:如果下班后收到同事讯息,妳会怎幺处理?

A:我会尽量给自己设定时间点,可以忍受的时间为晚上十点。若十分紧急可以接受,若是恶性循环,我会选择冷处理。